<menu id="62244"><strong id="62244"></strong></menu>
<menu id="62244"><code id="62244"></code></menu>
<dd id="62244"></dd>
  • <optgroup id="62244"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62244"><strong id="62244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62244"><nav id="62244"></nav></menu>
  • <xmp id="62244">
  •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新設雍州削荊湘

    東晉北府一丘八 1507 作者指云笑天道1 全文字數 2111字

    劉毅的身邊,一個身材瘦削,在一堆五大三粗的黑衣軍漢中,顯得極不合群,跟劉穆之和孟昶的那身文士打扮倒是很類似的文人,緩緩地開口道:“楊將軍,你確定你能代表荊州的兄弟嗎?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現在的荊州軍政,可是桓世子和他的盟友殷刺史掌管啊。” 楊佺期看了一眼遠處那貴賓區的看臺,桓玄和殷仲堪正在一處華麗的棚子里并肩而坐,竊竊私語,他的嘴角邊勾起一絲不屑的冷笑:“桓玄不過是靠他父親的威名罷了,自身可沒看出有啥本事,再說連下屬的軍功都要搶,實在是我們軍人之恥辱。楊某是不愿意與之為伍的。” 那個文士打扮的,正是劉毅的胞兄劉邁,其人甚有才名,不過因為身體條件一般,沒有加入過北府軍,前一陣桓玄與青龍討價還價時,特意要求劉邁到自己的軍府中當參軍,今天,也算是劉邁赴荊州上任前的一次聚會了,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劉毅等人才愿意跟出身荊州的楊佺期在一起觀看格斗,倒并非全為了曾經在洛陽城并肩作戰的舊情。 劉邁微微一笑:“我倒是忘了,楊將軍以前可是跟著朱刺史的,在中原,可不在荊州。不過,現在朱刺史因為上次沒有保護好中原百姓,又私自授權劉裕北上,險些失了洛陽,事后被召回京城,中原之地由楊將軍暫時接管防務,嚴格來說,你確實不算是荊州的將領。” 向靖笑了起來:“可是現在中原之地已經劃歸荊州刺史管轄了,楊將軍遲早也要歸之麾下,跟了殷刺史等于就跟了桓玄,沒什么區別呢。” 劉穆之搖了搖頭:“未必,最新的朝議,非但不把中原并入荊州之地,還要把南陽郡給劃出來,成立新的雍州,楊將軍,你這回沒去找殷刺史和桓郡相,而是跟我們這些北府軍在一起,恐怕也是得到風聲了吧。” 楊佺期的臉上閃過一絲得色:“還是劉參軍看的準啊,不錯,我不僅早早地知道了這個消息,連新任的雍州刺史人選,都已經跟我聯絡了。” 魏詠之睜大了眼睛,兔唇翻動著:“是誰?這可是公然地跟桓玄搶地盤啊,還從他身上挖了一大塊肉下來,他也能忍?” 劉毅微微一笑:“兔子,你的消息太落后了,早跟你說要多結交些士人,知道上面的動向,你一直不聽,現在就露怯了吧,其實這消息已經傳開了,新任的雍州刺史,不是別人,正是那位剛才驚了我們所有人的髯參軍郗超的堂弟,郗恢是也。” 劉穆之在周圍眾人的一片驚嘆聲中,目光投向了遠處看臺上的郗超:“我們的這位髯參軍,九歲時就有神童之名,給后來當了皇帝,當時身為大將的司馬昱征為府掾,后來十三歲時跟了桓溫,南征北戰,出謀劃策,可謂一代智囊,雖然因為郗家世代擁護皇權,而郗超曾多次謀劃助桓溫篡位之事,被其家族所厭惡,逐出了家門,可是現在看來,那不過是對外在演戲,以保全郗家而已,他們的關系,從來沒有斷過。”
    孫處不服氣地說道:“都給趕出家門了,還怎么沒有斷關系呢?” 劉穆之嘆了口氣:“這就是這些高門世家的手段和厲害之處了,篡權奪位,是極大風險的謀逆之舉,如果成功了自然是從龍建義之元勛,可要是失敗,那可是滅族大罪。郗家那是兩頭下注,表面上趕郗超出門,如果桓溫真的奪位成功,也不會對郗家怎么樣,最多郗超求個情就能過關。如果桓溫奪位失敗,那也只有郗超會給追究,不至于連累整個郗家。后來謝相公執政,對郗超打壓的非常厲害,但也沒要了他的命,應該也是考慮到了跟郗家多年的聯姻香火之情,加上郗超才能出眾,可稱國士,要真的就這樣殺了,也是國家的損失。” 劉毅冷笑道:“可是郗超表面上歸隱山林,甚至假死,可暗中仍然是操縱著時局,郗恢給閑置多年,卻在這個時候給放出來,絕對少不了他后面的推手,甚至,他肯在今天,在全天下人面前公開現身,說明這些年暗中幕后的操作,已經不再需要了。只有這樣以一手之力玩轉天下的髯參軍,才敢如此與桓玄為敵。” 楊佺期笑道:“是啊,這髯參軍前一陣親臨我的駐地,跟我說了這些事情,還跟我說,朱序雖然給調回京城,但郗恢會是個更好的上司,朱序畢竟手中還有豫州兵馬,沒那么需要我們,而郗恢幾乎是單車上任,所有的兵馬,都要依賴于在中原的舊部。甚至,我可以去吸引關中,北方的那些因為戰亂而南下的流民,散兵,組建雍州部隊,退可保境自安,進可奪取天下,而不是為了桓家的一已之私,去打什么昌道內戰。” 劉毅搖了搖頭:“楊將軍,恐怕你想的太樂觀了,這場皇權之爭的內戰,是無法阻止的。這涉及大晉幾十年來世家權力分配的一次重新洗牌,非我們這些軍人所能阻止。” 楊佺期冷笑道:“事在人為,不過就算是內戰,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荊州本來是朝廷的地盤,卻給桓氏趁機占有,已有幾十年,如果真的能通過一場內戰,把荊州之地,三吳之地收歸朝廷,那才可能有北伐的真正良機。我楊氏的祖先墳地,都在北方胡虜手中,沒有一天不想著收復河山,這點與各位北府壯士是一樣的,到時候如果戰端一開,我們各自掃清各自區域里的那些禍國蛀蟲,豈非快事?” 劉毅笑著搖了搖頭,一指場中的劉裕:“楊將軍的豪氣值得尊敬,可是想的有些過于簡單了,真要打起來,我們也只是那些世家高門手中的刀,要受制于人的。最想阻止內戰,收回世家權益的是那個人,你看看他的下場,就知道我們未來的結局,而這,也是我們現在在這里的原因!”
    隱藏
    10分快310分快3平台10分快3主页10分快3网站10分快3官网10分快3娱乐10分快3开户10分快3注册10分快3是真的吗10分快3登入10分快3快三10分快3时时彩10分快3手机app下载10分快3开奖 任丘 | 云南昆明 | 黑河 | 阜阳 | 吴忠 | 涿州 | 迁安市 | 喀什 | 宿迁 | 日喀则 | 临沂 | 临海 | 乌兰察布 | 秦皇岛 | 徐州 | 阜阳 | 保亭 | 招远 | 崇左 | 建湖 | 定安 | 乌兰察布 | 唐山 | 深圳 | 四川成都 | 黔东南 | 汕尾 | 五指山 | 宁国 | 遵义 | 池州 | 阳江 | 聊城 | 临沧 | 新乡 | 昭通 | 德州 | 湖南长沙 | 承德 | 梧州 | 昌都 | 佳木斯 | 招远 | 宣城 | 昌吉 | 南阳 | 扬中 | 石河子 | 东阳 | 武夷山 | 汉中 | 芜湖 | 东海 | 定西 | 台中 | 五家渠 | 普洱 | 浙江杭州 | 肇庆 | 延边 | 临沧 | 那曲 | 连云港 | 嘉兴 | 巴中 | 宁德 | 河池 | 厦门 | 宣城 | 莱州 | 牡丹江 | 抚州 | 垦利 | 临海 | 漯河 | 内江 | 唐山 | 宜都 | 乌兰察布 | 淮南 | 南安 | 迪庆 | 德州 | 广饶 | 保定 | 德州 | 新余 | 昌吉 | 库尔勒 | 高雄 | 台州 | 任丘 | 博尔塔拉 | 宿迁 | 德宏 | 湘潭 | 恩施 | 安康 | 荣成 | 改则 | 中山 | 乐山 | 宝鸡 | 张家口 | 吉林长春 | 四川成都 | 建湖 | 包头 | 任丘 | 昆山 | 温岭 | 怒江 | 姜堰 | 通辽 | 灌南 | 沧州 | 辽阳 | 三明 | 湘潭 | 台中 | 东台 | 南安 | 驻马店 | 黄山 | 和县 | 九江 | 自贡 | 聊城 | 梧州 | 东台 | 武夷山 | 广饶 | 三亚 | 宿州 | 正定 | 扬州 | 长葛 | 昌吉 | 惠州 | 淮安 | 盐城 | 贺州 | 赣州 | 寿光 | 桐城 | 阳江 | 天水 | 泰州 | 湖南长沙 | 灌南 | 温州 | 三河 | 鹤岗 | 朝阳 | 定州 | 余姚 | 保亭 | 雅安 | 乌海 | 兴化 | 开封 | 德阳 | 莆田 | 和田 | 潍坊 | 湛江 | 资阳 | 承德 | 南充 | 宝鸡 | 江苏苏州 | 仁寿 | 临海 | 黄石 | 辽宁沈阳 | 莆田 | 牡丹江 | 白城 | 双鸭山 | 河源 | 中山 | 昆山 | 临海 | 怀化 | 贺州 | 贵州贵阳 | 巴音郭楞 | 贵州贵阳 | 阿拉善盟 | 攀枝花 | 阿里 | 五指山 | 辽宁沈阳 | 开封 | 玉环 | 崇左 | 通辽 | 三明 | 义乌 | 阿拉尔 | 丹阳 | 大庆 | 湘西 | 呼伦贝尔 | 西藏拉萨 | 安徽合肥 | 大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