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62244"><strong id="62244"></strong></menu>
<menu id="62244"><code id="62244"></code></menu>
<dd id="62244"></dd>
  • <optgroup id="62244"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62244"><strong id="62244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62244"><nav id="62244"></nav></menu>
  • <xmp id="62244">
  • 第九百四十五章 上蒼云山

    武俠之神級捕快 945 作者紫衣居士 全文字數 2312字

    蒼云山莊位于雍城外四十五里的蒼云山上,依山而建,占據整個半山腰,有聯排屋宅一百三十個,成規模樓閣三十六座,論起氣派宏偉,不輸給雍州神捕門總舵,更不要說大江盟那寒酸簡陋的水寨。 山莊莊主沈震軒,出身神秘,在五年前的天地靈機大變時代陡然出現,武功深不可測,一出手就降伏武林中二十七名超一流高手為門下驅使,疑似先天大成境界,雖名聲不顯,但也少有人敢于招惹。 后來有本土先天高手出手試探,結果被一招秒殺,甚至看不出其出手來路,更增添了其威勢與神秘,有人猜測,沈震軒不是先天頂尖,就是天人。 再到兩年前,還沒被水無痕趕走的六陰上人勢力與日俱增,野心膨脹,找了個借口上蒼云山,想要吞并蒼云山莊的勢力。 結果那日轟雷陣陣,大地巨響,大戰一場后,原本意氣風發的六陰上人跌破人眼鏡的被沈震軒擊敗,就此點背,開始走下坡路。 那時,雍州內各大小勢力才知道,原來沈震軒早已經是天人境界,且戰力超絕,更勝六陰上人一籌,由此名望大增,成為不少人心中投奔的目標。 蒼云山莊的勢力,也由此漸漸壯大,招收武林中黑白兩道高手,聚集大批人馬,打的是維護武林正義的旗幟,著實有一番威風霸氣。 當然,這些都是表面上的情報,而實際上,沈震軒是魔門天人高手沈傲化身而成,在擊殺雍州神捕門紫衣總捕之后,逗留城外,落地生根,目的叵測。 ,細碎的石子鋪陳出的一條山間小道上,一個背負長刀的高大身影邁步前行,腳下每踏出一步,仿佛瞬移一般跨越十數丈距離,輕功造詣驚世駭俗。 “李嘯林在謀害總捕之后,并未抽身而出,而是就著這個機會隱姓埋名,改頭換面,以蒼云山莊大管家的身份留在這里。 如果不是神捕門的暗網消息無孔不入,柴峻又死抓不放,恐怕還真的讓他躲了過去。” 虎死威猶在,何況神捕門還沒破敗,過往積累的強大信息網絡,依舊是天下排的上號的,查出李嘯林的所在并不稀奇。 只是柴峻也好,雍州神捕門也好,面對沈震軒這樣的天人高手,實在底氣不足,因此將誅殺叛逆的事情拖到現在,最后交給項央處理。 不是沒想過暗殺,而是李嘯林本身就是先天絕頂的高手,不能做到一招制敵,給他反應過來的時間,面臨的可能就是蒼云山莊數不清高手的圍攻。 在項央臨行前,柴峻也跟他商議過,最好,最穩妥的方法就是摸清李嘯林生活習性,而后潛入山莊,一擊即中,隨即遠遁,猶如刺客殺人,不給沈傲反擊的機會。 不過項央倒是有點異樣的想法,自己晉升天人了,刀魂成就,刀體初成,也算是進步匪淺,要是不找一塊磨刀石稱量一番,實在有點可惜。 因此,他在心里就把沈傲當成那塊磨刀石,最不濟他寡不敵眾,抽身而去還是沒問題的。 “來人止步,這里是蒼云山莊,閑雜人等不得擅入。” 上山的碎石路盡頭,是修建的整整齊齊的石階,一層一層往上,一眼望不到頭,猶如天梯入云。
    而石階的起始處兩邊,各站著一個手持長劍,內功修為不錯的年輕高手警戒。 項央知道,這是蒼云山莊的守山人,由沈傲定下規矩,不但是輪休制,而且人手普遍要求真氣外放以上修為,真氣大成修為以下。 這兩人的底細項央也是一眼看透,一個練的是飛云十三式劍法,氣息縹緲,一人練的是滾石劍法,勢如磐石,都是比較上乘的劍道武學,他也通曉一二。 面對兩人的阻攔,項央微微一笑,雙眼一瞪,就有一股實質一般的波動仿佛風暴海嘯從雙眸中擴散開來,瞬間掃射到兩個年輕人的腦中。 一時間,兩人只覺手足僵硬,發麻發顫,耳邊鳴音陣陣,眼冒金星,大腦更是一片空白,仿佛被車撞過一般,絲毫也提不起氣力。 更可怕的是,他們眼中的青年恍然之間已經變得無比的高大,仿佛身高萬丈,拔山踏海的巨人,而他們,不過是巨人腳下兩只微不足道的螞蟻。 “你用的是什么妖術?” 位于項央右側的年輕人練就滾石劍法,意志堅定,精神韌性極強。 在遭受到目擊之術后,踉蹌著身體扶著冰涼的石巖,咬著牙悶哼一聲道。 瞪了他們一眼就有這樣大的威力,要是打起來,他們還不是任人宰割。 這兩人年歲都不大,有望在二十五歲之前晉升后天大成境界,因此平日外謙內傲,自問不是頂尖天才,但也非泛泛庸碌之輩。 不過眼下卻是深受打擊,因為他們連看起來年齡相仿的年輕人一個眼神都承受不住,還有什么驕傲和自負的資本? 這又是何等莫測的武功,何等高深的境界,先天,還是天人? 項央嘴角依舊淺笑,不曾回答,只是無視兩人,自顧自的踏上臺階。 他的武功殺這兩人不比碾死一只螞蟻困難多少,要不是他手下留情,這兩人直接被他的精神力量震死也是簡簡單單。 刀魂之境,將元神淬煉成刀神,除了保留過往所修三門元神武學的特性,更多了一股鋒芒凝聚的特點,元神之力不但大增,而且殺傷力增強許多,更能萬邪不侵,萬法不破。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項央的元神之道已經走到了一個巔峰,剩下的只是水磨功夫,一點一滴的加深積累罷了。 “站住,若不想得罪蒼云山莊,將背后長刀卸下,由解兵石保管。” 另一個年輕人鋼牙緊咬,硬逼著自己克服面前的恐懼,滄浪一聲拔出手中長劍,背指項央,手臂雖然顫抖不停,但依然鼓起勇氣阻攔。 解兵石實則就是石階左側靠著的巨大山巖,上面有數不清的兵刃痕跡,孔洞密布,都是上山的高手將自身兵器解下插入而成。 這是一種尊敬,也是示意上山沒有惡意。 不過項央卻不管這個規矩。 他這次來,明面目的挑戰沈傲,暗中則是尋間隙擊殺李嘯林,怎么都是與蒼云山莊為敵,哪里會將這個規矩放在眼中?
    隱藏
    10分快310分快3平台10分快3主页10分快3网站10分快3官网10分快3娱乐10分快3开户10分快3注册10分快3是真的吗10分快3登入10分快3快三10分快3时时彩10分快3手机app下载10分快3开奖 淮安 | 通辽 | 文昌 | 毕节 | 台南 | 遵义 | 新余 | 诸城 | 吉林长春 | 承德 | 单县 | 迪庆 | 遵义 | 抚州 | 吉林 | 黑河 | 九江 | 东阳 | 西双版纳 | 松原 | 仙桃 | 台北 | 山南 | 招远 | 松原 | 荣成 | 清远 | 南京 | 河南郑州 | 辽阳 | 肇庆 | 陇南 | 咸阳 | 宜春 | 库尔勒 | 湘潭 | 临沂 | 仁怀 | 曹县 | 邳州 | 汉川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达州 | 吉林 | 百色 | 抚州 | 海西 | 连云港 | 寿光 | 博尔塔拉 | 葫芦岛 | 无锡 | 伊犁 | 晋江 | 如皋 | 新余 | 新泰 | 浙江杭州 | 盐城 | 龙口 | 铜川 | 长治 | 平潭 | 包头 | 宜春 | 德阳 | 宁国 | 宿迁 | 河池 | 嘉兴 | 东阳 | 湛江 | 武安 | 淮北 | 博罗 | 鄂尔多斯 | 吴忠 | 济南 | 偃师 | 乌海 | 仁怀 | 丽江 | 包头 | 株洲 | 临汾 | 双鸭山 | 牡丹江 | 潮州 | 寿光 | 恩施 | 汕尾 | 杞县 | 德清 | 酒泉 | 台州 | 黔东南 | 香港香港 | 酒泉 | 三沙 | 阳泉 | 吉林 | 周口 | 保亭 | 乐平 | 昌都 | 浙江杭州 | 吴忠 | 普洱 | 济南 | 南通 | 如皋 | 三沙 | 临汾 | 赤峰 | 江西南昌 | 淮南 | 随州 | 平凉 | 莱州 | 日喀则 | 宜昌 | 鹤岗 | 陕西西安 | 日土 | 五指山 | 铜仁 | 泰州 | 武威 | 广安 | 湛江 | 金华 | 阜阳 | 青海西宁 | 滁州 | 阿勒泰 | 白沙 | 金坛 | 大丰 | 濮阳 | 攀枝花 | 任丘 | 日照 | 苍南 | 仙桃 | 贺州 | 河北石家庄 | 贺州 | 大庆 | 松原 | 枣阳 | 唐山 | 石狮 | 诸城 | 和县 | 漳州 | 珠海 | 柳州 | 营口 | 吐鲁番 | 喀什 | 来宾 | 那曲 | 武安 | 长葛 | 黄南 | 阜阳 | 广汉 | 武夷山 | 无锡 | 乐平 | 日土 | 廊坊 | 玉林 | 本溪 | 松原 | 普洱 | 濮阳 | 泰州 | 鹤壁 | 莒县 | 保山 | 台北 | 酒泉 | 屯昌 | 吉安 | 山西太原 | 鸡西 | 仁怀 | 鄂尔多斯 | 阿勒泰 | 深圳 | 中山 | 唐山 | 铁岭 | 赣州 | 滁州 | 琼中 | 安阳 | 眉山 | 桐城 | 朝阳 | 常州 | 垦利 | 曲靖 | 桓台 | 眉山 | 连云港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