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62244"><strong id="62244"></strong></menu>
<menu id="62244"><code id="62244"></code></menu>
<dd id="62244"></dd>
  • <optgroup id="62244"></optgroup>
    <menu id="62244"><strong id="62244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62244"><nav id="62244"></nav></menu>
  • <xmp id="62244">
  • 【725】如箭在弦

    英雄聯盟:冠軍之箭 725 作者雨雪紫冰辰 全文字數 6321字

    “江映雪!” “小雪……姐,姐!小雪姐!不帶這樣的啊——” 穆挽離剛打開訓練室的門,就聽到大舅子的聲音,他身子僵了一下,推開門進去。 “行吧,RANK這樣我認了,回頭比賽你不能也這樣玩啊,會出事的我警……輕輕地告訴你……” 兩人在雙排,一個不大正常地大呼小叫,一個依舊如往常般冷漠,但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。 穆挽離默默地來到角落,坐在自己桌前打開了電腦,登錄游戲,但并沒有戴上耳機。 “哇!過分了吧你?” “這種人頭也搶……” 聲音由清晰到模糊,覺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種類似于睡著前的狀態,頭腦一片空白,思維卻沒有靜止,只是并不清楚,隱隱約約地,只是感到有些羨慕。 要是自己也能像大舅子那樣該多好,哪怕沒有被搭理都能自顧自地說半天,那樣子的話是不是就能與她多說幾句話了? 自說自話也好啊! 他想起很久很久前,大舅子還是大家的大舅子的時候,某次大舅子和江映雪都去睡覺后,三哥他們的調侃。 “小雪這性子,估計以后也只能找個大舅子這樣的性格吧?” “什么情況?” “皮厚,話多,前者最關鍵。” “有道理,不然在一塊了每天都相顧無言啊。” “那也未必,小雪也不會對誰都這樣吧,真喜歡了一個人,肯定就不會這么冷了。” 突然的開門聲打斷了他的冥思,很奇怪,大舅子一直沒停,他都能無視,居然會被開門聲驚醒。 更奇怪的是,他進來的時候沒有任何察覺的兩個人,在他轉過頭看去的時候,戴著耳機打游戲的大舅子也回過頭看來,他也就罷了,連江映雪居然也沒來由地回過頭來。 “果然存在感這種東西就是天生的么?”\u000b姜淺予扒著門縫探進半個身子,目光迅速在房內掃了一圈,直起身走進來,手里還拎著兩個袋子,放著四杯咖啡。 她朝林軒展顏一笑,“給你發消息你不回,我只好自己猜啦,還好我猜的準。” 林軒游戲還沒結束,只是拿了大龍回程而已,看到小妮子后,就重新看向屏幕,同時奇怪地道:“哪里來的四……咦,阿離你啥時候溜進來的?” “剛到。” 姜淺予拎著袋子走到穆挽離面前,把右手拎著的袋子遞給了他,“這是你們兩個的,林軒不挑,你想喝哪個自己選好了,都是熱的,你們下午決賽,我沒敢買冰的,不然打比賽的時候拉個肚子神馬的,我就成千古罪人了。” “哦,好,謝謝。” 姜淺予不是第一次帶吃的喝的,穆挽離也沒有推辭,他與林軒一樣也不挑,隨手拿了一杯,打開吸管插上,喝了一口,不知道是喝了幾次習慣了,還是這次選的不認得的英文標簽不一樣,入口竟沒有覺得苦味。 “小雪你現在喝嗎?我幫你打開了。” “嗯。” “你呢?” “啊……” “咦,你又玩亞索啊?還這么多人頭。” “打野厲害。” “啊……” “這個酒桶全輸出嗎?傷害好高啊。” “優勢唄。” “啊……” “你啊什么啊,一個德萊文0-3,菜死了,還啊!” “攤上這么個輔助我沒超鬼已經是世界一流水準了好不好?” “小雪他罵你,把他紅搶了,0-3還好意思拿紅。” 穆挽離一個人喝著咖啡,宛若時光靜好的不美男子,排到了游戲后,他秒鎖了上單亞索。 有隊友發出疑問,英文他不熟悉,但對于某些標點符號的理解能力每個合格的召喚師都是滿分。 他用一只手有氣無力地打字:“baofushehui” 這天下午決賽開始前,許多人都看到了一些電競媒體在美服蹲守后發出的新聞,內容如何暫且不去講,標題都十分具有吸引力。 “大舅子小雪雙排,秘密武器是輔助佐伊?” “史上最喪心病狂!五個C位的戰隊:小雪決賽前狂練Carry型輔助” “大舅子決賽前新套路失利,0-5的德萊文會是決賽大招嗎?” “阿離RANK泄露決賽大招,上單亞索揭秘” “大舅子小雪疑似互換ID雙排迷惑STR” …… 看到這些的時候,林軒正在前往場館的大巴上,他倒是沒有什么情緒,既然是公眾人物,總要有點自覺,再說了,這不正說明SKY有流量大舅子有牌面嗎? 姜淺予顯然還沒有這樣的覺悟,自己笑個不停就算了,還逼林軒跟她一塊笑。 剛抵達場館后臺,姜淺予都還沒去找座位,就看到林義在家庭群里發消息,說他已經起來了,在努力地喊姜雅起來,準備等著看林軒奪冠。 林軒看了一下時間,距離戰隊出場都還有一個小時,十分無語。 跟小妮子一塊拍了兩張照片發給老爹后,林軒他們去化妝,姜淺予被沈媛催著,只好放棄了跟著看他怎樣化妝的念頭,磨磨蹭蹭地去了觀眾席。 林軒他們的化妝其實就是擦點粉,免得鏡頭里拍出來太暗,這也是他所能接受的極限了,畢竟不是藝人,一群直男基本都有心理障礙,至于江映雪,她倒是不排斥,可化妝師不愿意在她臉上更多的浪費時間,忒沒成就感。 在擲硬幣決定優先選擇權的時候,SKY拿到了一三五局的優先選邊權,不需要討論,張三和任帆很快達成一致,選藍色方。 主持人上臺前,林軒他們就被要求在后臺通道依次站好,然后在激昂的背景音樂中,隨著主持人一聲高亢的吶喊,現場觀眾們呼喊的聲浪霎時間匯聚起來,激昂的背景音樂如同一朵水花,霎時間被淹沒,聲浪如同磅礴的海潮,一波波地沖擊著每一個人的耳膜。 林軒他們脫掉了代表LPL賽區的出征服,只穿著肩上印著國旗的定制隊服踏上舞臺,他們的名字隨著音響的震動,依次響徹: “Li!” “Jinu!” “QiQi” “First!” “ice!” 扛著攝影機的攝影師們或挺直或彎腰,站的遠的近的,所有的光芒,所有的目光,都聚焦在他們的身上、臉上、眼睛,乃至于心中。 思維并未靜止,身體卻像是被無形的能量操控了,不再屬于自己,近乎空白的幾十秒鐘后,他們如同展覽結束的傀儡,聽從主持人的指令走下舞臺,來到屬于他們的比賽區。 到了這里,他們終于不再是傀儡,而是將軍。 這是他們的戰場。 勝負無關生死,只有榮耀! 林軒在坐下前瞥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攝像機,很戲精地露出了一個神采飛揚的笑容。 很幸運,導播剛剛把鏡頭從安承業的身上切過來,于是這個笑容立即出現在現場的大屏幕上,并在下一刻通過數字信號,傳遞到全世界各個地區,不同種族不同語言不同文化,數以百萬記的人們眼前。 沒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,但許多人因此而對沒落太久太久的LPL賽區重新燃起了期待、希望,以及信心。 第一屆MSI舉辦的時候,有個第一次率隊殺入MSI的年輕人曾在許多老玩家的記憶中留下相似的畫面。 SKY與LPL巔峰時代的締造者。 他在賽場上的名字叫“icy”,與江映雪ID只有一個字母之差。 而大多數LPL觀眾則叫他陳慕雨。 姜淺予自然不會認為林軒在模仿陳慕雨,這家伙要么是在跟她打招呼,要么就是閑得想找鏡頭顯擺一下,不過畢竟是公眾場合嘛,她還是很給面子地揮著手歡呼了兩下,然后被旁邊的姐姐看傻子似的看了十分鐘。 “還有多久開始?” “快了吧……為什么我感覺今天鼠標不大對勁呢?” “哪里不對勁?” “這是一個即將獲得世界冠軍的鼠標。” “你還想拍賣怎么滴?”\u000b“有人買我就賣。” “你就啥?” “賣啊。” “你說我們要是打贏了,得多多少粉絲?” “拜托,比賽都還沒開始呢,就開始做夢了。”
    “我主要想知道有沒有妹子。” “怎么,想跟粉絲近距離交流一下奪冠感想?” “屁!你不要自己勾搭粉絲就懷疑別人都跟你一樣,淺淺就在臺下呢我告訴你!” “哦,不好意思,我忘了小雪也在呢,影響你形象。” “毛的形象,我是不允許你污蔑我。” “準確的說,這應該叫揭露。” 江映雪戴著耳機閉目靠在椅背上,宛若冰雕似的臉龐上沒有任何表情,林軒喊了聲“江映雪”,又喊兩聲,她還是置若罔聞,林軒道:“裁判我舉報,她靜音了。” 他們這邊的裁判是個亞裔小姐姐,懂得中文,這屆MSI大多都是做他們的裁判,也正因此,林軒的呼喚她連回應都沒有回應。 “哈哈哈” “丟人了吧?人家都不搭理你” “說明人家相信我們隊員之間深厚且真摯的感情” LPL轉播為了決賽特意設置了評論席,作用與林軒他們此刻的閑聊一樣,都是為了打發時間。\u000b三個點評嘉賓,分別是舒崖、辛鑫和一位原退役選手,在賽前預測中,辛鑫和嘉賓都選擇了壓SKY獲勝,因而舒崖沒有選擇,只得選擇STR,不然都壓STR就沒有意思了。 不過雖然SKY此前的發揮非常耀眼,但LCK在BO5淘汰賽上的統治力依舊深入人心,因而與其說大多數LPL的觀眾、解說們相信SKY,不如說是期待SKY能夠完成許多人到了現在依舊覺得不太真切的希望。 評論席的三位雖然努力地讓自己的暖場盡可能地精彩,不過對于國內觀眾來講,賽前的這段時間依舊難熬,尤其是許多沒有徹底清醒、正在被窩里抱著手機的人來說,不乏有人昏昏睡去而被手機砸了臉。 許清如從衛生間出來,關門關燈,然后在黑暗中摸索著來到自己桌前,輕手輕腳地拉開椅子坐下來,打開電腦,塞上耳機,找到直播界面,正好聽到“把畫面交給解說席”的聲音。 負責解說決賽的人依舊是小櫻和雙飛。 “其實從半決賽,包括小組賽里面打其他戰隊的表現來看,STR的下路并不弱,或者準確的說,并沒有我們看到的那樣弱,只是SKY的下路太強了。” “只要上中野能夠牽制住STR,SKY就可以利用下路的優勢打開局面。” “我個人其實更期待阿離今天的發揮,不知道會不會再祭出劍姬,之前那一場劍姬真的是……封神啊。” “沒有道理不拿吧?” “其實SKY此前就有過多核Carry的嘗試,到了現在算是真的打出效果來了,打團他們看成是世界頂級,把單帶補齊后,他們擁有更多獲勝的方法。” “當然STR絕不容小覷,最近幾年的比賽中,LCK在淘汰賽中罕有敗績,這個還是值得謹慎的,不論是上中野還是下路,他們都擁有Carry比賽的能力,這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對手,我們必須要承認,并不是說小組賽上我們連續兩次擊敗他們,我們就可以掉以輕心或者怎樣……”\u000b“BO5和BO1是兩個游戲嘛,就跟職業賽場跟RANK一樣。” 留給三位解說的時間并不多,簡單地聊了幾句后,汪飛率先聊起關于今天決賽的預測。\u000b“SKY3:2獲勝。” “SKY3:1獲勝。” “SKY3:2獲勝。” 三個人在預測結果上達成了驚人的一致,連“反派”都沒有,因而預測之后,張飛還是又解釋了一句,“與其說是預測,不如說這是我們的期待,解說比賽我們該是公正、中立的,但作為LPL賽區的解說,也是一直看著LPL到如今的觀眾,從個人感情上來講,我們還是希望自己賽區能夠有一個很好的成績。” “而且平心而論,STR強歸強,但到目前的表現來看,SKY更勝一籌,我這樣講沒毛病吧?小組賽9-1,半決賽3:0。如果非要說STR哪里比SKY強……他們強在來自LCK。” 說到最后一句的時候,汪飛的語調有些低沉。 張飛這時收到了導播的提醒,于是接口道:“不管我們怎么說,最終還是要在賽場上決勝負,今天決賽第一局的扳選已經開始,我們一塊來看一下。” 因為觀戰延遲,扳選畫面被切到大屏幕的時候,雙方都已經扳掉了第一個英雄,此時SKY正在決定第一個禁用位。 下方禁用列表里顯示,SKY第一手扳掉的英雄是巖雀,STR則扳掉了巨魔。 第二手,林軒他們扳掉了瑞茲。 STR則似乎有些猶豫,遲遲沒有能夠確定禁用英雄,臨近結束的時候,才扳掉了卡莎。 “果然是卡莎。” “那輔助位沒辦法針對了啊。” “針對輔助的話,伊澤瑞爾就放出來了。” “為啥沒有人說上路,我離哥不要面子的嗎?” “我們擋槍,給我離C。” “別別別,我還是喜歡躺。” “接下來扳什么?” “上路要不要扳一下啊。” “沒必要吧,我們有阿離。” “我可以選個奧恩或者塞恩混,保證不崩。” “要不繼續扳中單吧。”\u000b“刀妹?” “沒有必要吧。” 刀妹重做之后,在這屆MSI斷續有過幾次登場,但并沒有大熱,不過在此前的訓練賽中,安承業似乎對這個英雄頗為喜歡,RANK中也經常練習——即便如此,在賽場上終究沒有用掉扳位的理由。 林軒想了想道:“我覺得可以扳,他既然一直在練,唯一的理由就是給決賽準備的,而且刀妹很克法師,如果他們拿刀妹的話,琪琪就不能拿法師了。” “我也可以拿個塞恩或者奧恩混。” “滾。” 任帆卻道:“我覺得有道理,反正塞恩還在,既然這樣的話,還是針對一下上路吧。” “也有道理。”林軒也沒堅持,從善如流。 “那扳掉吸血鬼還是青鋼影?” “青鋼影沒必要吧?” “如果我們能拿到伊澤瑞爾的話,他們撐不到后期吧?” “防一手?” “那行,吸血鬼。” STR的第三個扳位比他們還要糾結,倒數計時讀到了最后一秒,他們才終于確認了下來,不是劍姬,不是奧拉夫,不是牛頭,而是…… “洛!” “這是看了那天打BGM的比賽了吧?” “這個原因肯定有,不過我覺得應該也是擔心大舅子和小雪拿到霞洛吧,不能讓他倆合體。” “呃……是指霞洛合體吧?” “……還能指什么?” “沒有沒有。” “你這嚇我一跳,還以為說錯話了呢。” “沒沒沒……繼續看比賽繼續看比賽,這樣的話SKY這邊能拿的英雄還蠻多的,伊澤瑞爾,奧拉夫,皇子,劍姬,奧恩,還有小雪的牛頭,都放出來了。” “但只能選一個啊問題是。” “我覺得還是伊澤瑞爾吧……鎖了。” 當前版本的卡莎與伊澤瑞爾幾乎是獨一檔的選擇,其次才能輪到霞、韋魯斯、女警、艾希之流,因而SKY這邊并沒有遲疑,很快就把他給鎖了下來。 STR的選人則多少有些出人預料。 女警。 刀妹。 “凱特琳是什么鬼?” “他們下路不會是想對剛吧?” “為什么你們說起來都是我們下路打誰打都無敵的樣子,很容易被打臉的好不好?” “沒事,就算打臉也是打你。” “塞恩先拿了吧。” “沒有問題,要是他們刀妹去上的話,我們就也塞恩去上。” “人家是紅色方好不好,最后變陣我們根本來不及換。” “沒事,反正塞恩哪里都能去。” “第三個選什么?” “打野還是上單?” “要不塞恩加奧恩,這樣的話他們可能會拿布隆克奧恩大招,下路對線就好打了。” 任帆沉吟道:“奧恩也可以,這樣他們不會拿莫甘娜,小雪可以拿牛頭。” “他們第二輪肯扳牛頭的,這樣的話最多便宜打野,還不如先拿打野吧。” 經過一番糾結,劉漢東和薛云琪最終鎖了塞恩與青鋼影。 STR第三手鎖定劍姬。
    隱藏
    10分快310分快3平台10分快3主页10分快3网站10分快3官网10分快3娱乐10分快3开户10分快3注册10分快3是真的吗10分快3登入10分快3快三10分快3时时彩10分快3手机app下载10分快3开奖 金昌 | 澳门澳门 | 招远 | 北海 | 醴陵 | 临猗 | 廊坊 | 雄安新区 | 邹城 | 抚顺 | 防城港 | 琼海 | 达州 | 阿里 | 鄢陵 | 随州 | 哈密 | 雄安新区 | 台湾台湾 | 株洲 | 三亚 | 牡丹江 | 乌海 | 乐山 | 济源 | 烟台 | 章丘 | 定州 | 湖南长沙 | 蓬莱 | 灌南 | 台北 | 镇江 | 邵阳 | 百色 | 石狮 | 孝感 | 黄山 | 吉安 | 福建福州 | 林芝 | 济南 | 克孜勒苏 | 涿州 | 铜川 | 荆州 | 乌兰察布 | 连云港 | 吕梁 | 永新 | 张北 | 中山 | 延边 | 许昌 | 云南昆明 | 黔南 | 甘南 | 五家渠 | 河池 | 保山 | 防城港 | 广汉 | 白山 | 安阳 | 铜川 | 广汉 | 酒泉 | 大庆 | 山西太原 | 湖南长沙 | 怒江 | 渭南 | 新疆乌鲁木齐 | 燕郊 | 仁怀 | 迁安市 | 海南海口 | 桂林 | 佳木斯 | 东海 | 吉安 | 临汾 | 漯河 | 盘锦 | 乐清 | 曹县 | 邳州 | 青州 | 台湾台湾 | 平凉 | 武安 | 黔南 | 许昌 | 任丘 | 宿州 | 保亭 | 海东 | 宁夏银川 | 杞县 | 邳州 | 宁夏银川 | 黑河 | 改则 | 延安 | 十堰 | 保定 | 陇南 | 赣州 | 抚顺 | 金华 | 邵阳 | 和县 | 白山 | 本溪 | 辽源 | 青州 | 灌南 | 安康 | 广西南宁 | 武夷山 | 如皋 | 鹤壁 | 白沙 | 沧州 | 南京 | 灵宝 | 曹县 | 黄冈 | 三沙 | 肇庆 | 白城 | 中卫 | 荣成 | 海安 | 珠海 | 临汾 | 喀什 | 单县 | 阜阳 | 荆州 | 阳春 | 和田 | 荆门 | 神农架 | 安吉 | 宝鸡 | 宝应县 | 海拉尔 | 亳州 | 武安 | 德州 | 资阳 | 醴陵 | 德宏 | 甘南 | 开封 | 黑龙江哈尔滨 | 绵阳 | 金坛 | 盐城 | 池州 | 周口 | 赤峰 | 安康 | 巢湖 | 庄河 | 三亚 | 商丘 | 保亭 | 库尔勒 | 周口 | 武威 | 阿勒泰 | 乐平 | 简阳 | 鄢陵 | 临猗 | 芜湖 | 黔南 | 贵州贵阳 | 江西南昌 | 铁岭 | 昆山 | 厦门 | 泗阳 | 玉环 | 青州 | 常州 | 顺德 | 普洱 | 玉溪 | 眉山 | 宜昌 | 海南海口 | 那曲 | 庄河 | 公主岭 | 玉溪 | 神农架 | 台北 | 毕节 | 偃师 | 赵县 | 雅安 | 梅州 | 吕梁 | 泰兴 |